笔趣网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想当年,师兄多护他呀!

    自打有了徒弟,情况就变了。

    不由自控,唯叹一口长气,然对方是自己心上的人,这般想想,也舒坦了。

    多个师父疼惜她,总好过多个情敌宠着她!

    对卿灼灼来说,此间重点可不在这!某王一大清早就在她门口走来走去,是想怎样?原来,巧合便是这么来的!

    “师兄今日怎么也起那么早?有事?”

    “嫌我起早了?”

    “......”就是不能好好聊天,本想转移话题,奈何师兄揪着不放。

    “没事!明儿师兄注意!”

    “......”深提一口气,欲张唇,却又被堵。

    “呦!我现在是不是坐这也不合适?那我晚点再下来吃饭?”

    “......”当真是没完了。

    北月溟故作起身之举。

    卿灼灼则看愣神,不知这瞬该说什么。

    忽听那方房门敞开的声音......

    “得!这会儿,不仅是我一个人了!”北月溟瞥眼旁侧,瞬对师弟,“我还走吗?”

    “......一起吃早饭吧!”

    “嗯!”轻回一声,转又坐下。

    不过片刻,就有人快步到了某王身边。

    卿灼灼不必瞥眼,无疑是金碧琦。

    “师父!碧琦看您今日气色不错!”

    不挽手,不贴近,就在他旁侧卖乖!确是变了,也确是叫人更烦了。

    “......是吗!”眸光缓缓移上,直瞧对面,捏杯,垂眸。

    “师父!我们今天要启程吗?”

    “......起!”忽听一旁的贾晟轩问话,南风盏仰头唯回二字。动作略有些许犯僵,应深思刚缓。

    “那你们先吃,我跟航笙先去准备!等回来,我们再吃!”话毕,拽着兄弟扭头走。并不想看他,在旁呆愣。

    饭菜上桌,她的右边,也坐了人。

    邹广寒冲着她抿唇一笑,转又逢上对面的北月师伯,唯晃去眸光,变了表情。

    一桌吃饭,各有心思。

    卿灼灼的饭量不大,很快就放了碗筷,起了身子。

    “我回房收拾一下,你们慢慢吃。”

    “需要帮忙么?”在她欲迈步离开之时,邹广寒忽而仰头又落笑意。

    “不用了!”

    被拒绝了!遂遮去僵硬的笑容,抿唇作缓。

    目送自己的徒儿上了楼,北月溟瞬将身子扭正,“你什么时候回去!”语气不是很和善,眸光亦显敌意。

    邹广寒依旧落着温润,翘唇回话,“不急!什么时候锦烛回去,我再回去!”

    “年轻人稳当点不好吗?”虽出声含糊,但一张桌子上的,肯定都能听得清。

    也因此,让南风盏迎了危机感。

    “师伯何意?广寒觉得,广寒做事已经很稳当了!”

    “你行!你牛!”话毕,起身抖袖,“哎呀——这师父都看着不管,我这师伯在这教育什么呢!走了!回去收拾东西!”

    师兄的话中,自是藏了深意。他没糊涂,当然听得清楚。

    “黎王让你来保护季锦烛?”

    “是!黎王叫我来的!”

    南风盏表面不惊,内心起伏。看来,待回去以后,他还得好好找自己的皇兄说说话!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防一防...这身边的人。他的灼灼,真是被太多人盯着了!

    “你回去告诉黎王!说有我在,季锦烛不会有事的!

    南风盏这是要赶他走,他自然是听得出来。然却偏要装作听不懂,“师父!黎王当然知道此行有您在!可为何还要让徒儿来,其中缘由,徒儿也不清楚!不过徒儿若是这般回去了,怕是会被黎王训吧!”

    “......”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的皇兄在防着他?南风盏拧眉作思,抿唇掩气,心中明白,确有这个可能。

    记当初在柳城河畔,他根本就不让他靠近。

    “师父要做的事情很多,一路多个人照顾,也能少些担忧。从今起,锦烛的事情就交给广寒吧!师父您就不必操心了!”

    “......”一口大气闷在喉咙。

    这是要抢占主权!

    也不看看,他是谁!

    然未等他出声动怒,他就已经起身离开了。

    于此间,就只剩下他跟身边的金碧琦。今日,皆很奇怪,一个与他摊牌,一个对他少言。

    之前叽叽喳喳的女徒儿,吃个饭竟特别的安静。

    跟店家道了别,他们就准备上马的上马,上马车的上马车了。

    “师父!您受了伤,还是坐马车吧!”

    “碧琦说的没错!您还是坐马车吧!”

    一边女徒儿的话,他还未来得及回。一边就又对他道了音。

    这谢航笙总是跟着金碧琦后面说话,他这多年不谈情的榆木,这几日也都看出来了。

    “师父受伤了?”邹广寒闻声走来,瞬时于他身上打了转。

    这眼神着实令他不舒服。

    “广寒哥哥你不知,前日的事儿了!”一边回话,一边瞥眼一方。

    那白眼翻的,确是明显。

    卿灼灼在马前正抚马背,恰闻此音,回眸逢上。目光几次闪动,但并不对其应声。转又扭正身子,全当没有听到。

    “既是如此!那师父就坐马车吧!正好我一路追赶,跑废了马!就骑师父的了!”

    挑衅!在他看来!不论语气,还是眼神,皆为挑衅!

    “不用了!我没事!”话毕,正准备摆袖行去马前,却忽迎一阵冷风吹袭,“咳咳......”难做自控,瞬时遮唇落声。

    早上还是晴天白云,这会儿竟又阴下了。难道,这天儿也要和他作对?

    “还是去坐马车吧!”

    “......”这声轻柔的话音,无疑,出自她口。南风盏转而放了手臂,拧眉相对,不掩深情。

    “这几日阴晴不定!万一路上下起雨来,就不好了!”无法同他过久的对视,遂将眸光晃起,看去天边。

    “你的伤也未好!你该上马车休息!”

    “......我没事!”

    “既是管不了你!那我也该以身作则!”继续抬脚迈步,却感所迎寒气越发加重,他只能强忍着,但还是落得些许遮咳的粗音。

    “你们俩就都没耽搁时辰了!再晚些就别走了!”北月溟瞬于马车上下来,顷刻抬手指天,双唇紧起,“天儿可不等人!”随即瞥了一旁的师弟,顺势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这闷葫芦是除了犟劲儿,别的招数皆不会了?

    甩甩袖,愈加来气,“你俩都给我上马车!”

    “……”

    “……”

    向来好脾气的北月师伯居然发火了?

    “别废话!动!”

章节目录

奈何皇叔看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网小说只为原作者仪惜流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仪惜流殇并收藏奈何皇叔看上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