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网小说,全本免费小说

    “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魏轻柔回答得简单粗暴。

    “魏大人……”花桃转而看向沈芩,“沈姑娘……”

    沈芩扔笔到空中转了好几圈,伸手接住,回答得也很直白:“没药材看我也没用啊,而且,他们怎么出去的?我记得进男监以前,嘱咐过你们要把他们隔离的。”

    花桃看向魏轻柔,对啊,当初她也听到了沈芩的嘱咐。

    魏轻柔冷笑一声:“女监忙得脚不点地,他们不帮忙还摆官威,对伙食挑三挑四,我一怒之下把他们关起来,没想到趁夜翻墙跑了。”

    “跑了也好,还省点口粮。”

    花桃听了差点咬到舌头:“魏大人,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啊。”这帮下三滥是不折不扣的小人,万一他们到永安嚼舌头可怎么办?

    沈芩自从知道大邺的局势,凡事就往最坏的地方想,问:“他们几日前逃走的?”

    “十日!”

    “花桃大人,他们的家在哪里?”

    “在掖庭附近的村镇,也有在永安城的,来去大约三五天。”

    “花桃大人,转告他们,掖庭疫情严重,冒然进入只怕会病上加病,”沈芩心里有了计较,“男监封锁,女监缺衣少食药材耗尽,请他们另寻出路。”

    “我这就去。”花桃微一点头,沈芩这套说辞简直无可挑剔,立刻快步离去。

    “沈姑娘,是钟大人对你说过什么了吗?”魏轻柔直来直去惯了,能当主事自然也不缺心眼儿。

    “说什么?”沈芩有些诧异地反问。

    “……”魏轻柔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敏锐地感觉到沈芩和以前不一样了。

    沈芩继续窝在矮几前写写画画,偶尔直个腰,总觉得长期这么下去,颈椎腰椎都会出问题,干脆又画了桌椅的草图。

    魏轻柔对沈芩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自己的身体和性命都曾经捏在她的手里,说是救命恩人一点都不为过;另一方面,钟大人对沈芩的态度,让她很担心。

    钟云疏对魏轻柔来说,无异于九天之月,高不可攀;只可远观,只能尊敬。再加上他平日疏离有礼,让她觉得没人能进他的眼。

    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能感觉到他俩之间莫名的情愫,以及日渐增加的默契。她的九天之月,正慢慢变得触手可及,悲伤的,却不是她的手。

    沈芩把各种草图都画完,见花桃还没回来,以为已经打发了,愉快地伸了个大懒腰,站起来活动颈椎肩膀,一套动作还没完成,忽然听到石廊上的脚步声。

    果然,花桃冲进屋里:“他们说,宁可死在掖庭。”

    沈芩习惯性皱眉,这样都赶不走?

    “不滚是吧?不滚就让他们待在外面吧。”魏轻柔不以为然,掖庭外面已经很冷了,男监那帮软骨头肯定不禁冻,想到这儿不禁嗤笑一声,“看他们能赖多久?”

    花桃觉得这不是办法,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更好的法子。

    “花桃大人,要不把女囚们日常吃的干粮送他们一份,告诉他们,我们实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是仅剩的口粮。”沈芩又出了个主意。

    魏轻柔哈哈大笑:“沈姑娘,这种东西他们会吃才有鬼!”

    沈芩特别认真地回答:“毕竟他们是趁钟大人一行人离开以后才来的,现在掖庭长使是钟大人,女监主事是魏大人,我们也不能让人觉得钟大人魏大人束下无方是吧?”

    花桃笑了:“沈姑娘,真有你的!”愉快地去准备了。

    没多久,毓儿小调皮哧溜进来,使劲拽沈芩的袖子,小手指着外面。

    “你想带我出去?”沈芩有些不解,“先说好啊,我不能出掖庭大门。”

    毓儿点头。

    沈芩转身问魏轻柔:“魏大人,我出去一下?”

    魏轻柔冷哼一声:“你都答应了还问我?”

    沈芩被毓儿拽着在石廊里来来回回地走,不知怎么的,经过一个角楼,毓儿指了指楼里的小窗。

    “你要带我看什么?”沈芩不明就理地凑过去一看,好嘛,这小鬼怎么能聪明成这样?竟然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监视掖庭大门的最佳角落,连说话声音都听得到。

    沈芩弯腰看着实在酸腰,愉快地半蹲着看,毓儿硬挤过来,两人凑在一起,就见花桃端着食盒,举止恭敬地送出去,又好脾气地解释。

    男皂吏们的脸立时就挂不住了:“当我们是要饭的叫花子吗?”砰的一声,就把食盒打翻。

    花桃把食盒捡起来,又把碎在地上的干粮收好,气得浑身发抖:“这是我们女监唯一可以吃的东西了,现在好心好意地拿出来,你们看不上就算了,打翻骂人是什么意思?”

    “各位,掖庭的情况我已经如实相告,你们还是快走吧,女监都快饿死了,供不起你们这些大佛!”

    说完这些,花桃转身离开,掖庭侧门紧闭。

    这下,男皂吏和家属们慌了,敲门不应。

    皂吏们背的时间长了,双腿直发颤,用力过猛热得出汗,很快又被寒风吹得透凉,时冷时热的,眼看着就快撑不住了。

    沈芩冷眼旁观,皂吏确实是皂吏,可是家属就不一定是真家属了。

    之前闲着无事,沈芩和花桃讨论过掖庭皂吏这份差使。

    不论男监女监,皂吏工作时间很长,例银却不多,想过得滋润,就要盘剥囚犯和家属;可是盘剥所得,还要往上孝敬,真正装进自己荷包里的,基本就是攒吧攒吧,年末给家人做些新衣服,日常吃食宽松一些。

    所以,皂吏鲜少有胖子。

    看这些家属各个气色不错,身材圆润,活像一头头肥猪骑在瘦驴身上,真是为难这些皂吏了。

    到底是哪个脑袋被驴踢了的货,想出这样的锼主意?当掖庭女监的人都是傻子吗?

    沈芩忽然敛了笑意,这种时候,皂吏背人铁了心要进掖庭是为了什么?

    “男监的囚犯死成那样,女监人人安好,真亏你们撒得出这种谎!”一名家属抬手给皂吏当头一下,“害我们哥几个跑到这里来送死!”

    “真的,大人,我们说的都是实话!”

章节目录

娇医难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网小说只为原作者南晴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晴空并收藏娇医难当。

顶部